移动版

彩量科技爆料:采购是为配合浙江亿邦上市

发布时间:2019-12-27 09:31    来源媒体:中证网

记者 臧晓松 任晓冉

随着这笔疑惑重重的交易走向互相诉讼,围绕着3.5万台矿机是否完备交货,内情进一步显现。

在11月26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浙江亿邦与彩量科技的买卖合同纠纷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浙江法院法院庭审直播网站观看了本次庭审。

配合浙江亿邦上市?

彩量科技代理律师在庭审中称:“交易是否存在,应当以客观真实的证据为准。”彩量科技法定代表人谷红亮与浙江亿邦董事、云南亿邦法定代表人章昊是北京邮电大学EMBA的同学,两人基于信任,在交易中配合浙江亿邦上市,“导致做了一些与事实不相符的事情”。

彩量科技代理律师特别提到谷红亮与章昊的对话录音。谷红亮在对话中表示,“上次的对账单你们说急要,我就给财务打电话,就给你们盖(章)了,盖完你们就拿这东西起诉我们了。”而章昊回应称,“上次的对账单我跟你说过,是不会那个的,后面再解释。”――彩量科技代理律师据此认为,章昊口头承诺对账单不作为起诉的证据。

而浙江亿邦代理律师则强调称,10万台矿机已交货的证据链充分。据介绍,双方为完成10万台矿机交付,共建了三个出货群,分别出货5000台、6万台、3.5万台,交付方式为:彩量科技货代指定的司机到浙江亿邦合作的工厂提货。

彩量科技代理律师回应称,认可已收到6.5万台,但此后的3.5万台彩量科技没有参与,“胡亮并不是彩量科技指定人员,而是浙江亿邦指定人员来提货的。”代理律师称,3.5万台矿机的出货群,并没有将彩量科技法定代表人(谷红亮)拉到群里,“他们就是故意的,就是瞒着彩量科技私下将3.5万台发运给第三方。”

“如果你需要我们买单,没有理由不拉彩量的人(进群)。”彩量科技代理律师强调称,由于彩量科技没有收到3.5万台矿机,浙江亿邦没有办法确认这部分的业绩,“他们上市又需要,所以亿邦的章昊就请求谷红亮说,你就装作付1000万元给我们,说还欠多少钱,先付1000万,这样我们在上市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可以交代过去了,而不至于说手上什么都没有。”彩量科技代理律师称,“就是因为有这种信任,所以才有后来在对账单上的盖章,就没有太严格进行审查。”

就彩量科技与浙江亿邦之间交易的资金往来问题,记者12月23日拨打众应互联证券部电话,工作人员称不就此事接受采访,一切以公安机关调查为准。而当记者问及大额计提减值准备与本次纠纷有关时,对方称这是因为彩量科技业绩达不到预期,并称不要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回顾浙江亿邦招股书,显示来自区块链业务收入逐渐增加,从2015年的2920万元增至2017年9.25亿元 ,2018年上半年区块链业务收入更是高达21.24亿元;但是从芯片供应商芯原的科创板招股书显示,亿邦自2016年成为该公司前五大客户以来,2017年对应销售金额从5411万元下降至4644万元,2018年微增至4677万元,时至2019年上半年,已经不再是前五大客户了。

另外,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除了众应互联之外,华铁应急原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也陷入与浙江亿邦之间的矿机采购纠纷,同样涉及浙江亿邦未能足量供货事由。

银豆网实控人李永刚

被指是最终采购方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彩量科技提供的对话录音中,谷红亮提及另一个关键人物:P2P平台“银豆网”实控人李永刚。

银豆网官方微博显示,该网站是北京东方财蕴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并称“银豆网所有用户资金均由江西银行存管,银豆网不参与交易过程中的资金流动”。

不过,银豆网并没有宣传得那么让投资者“安心、放心且有信心”。2018年7月18日,银豆网在网站发布公告称:“由于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失联,资金暂无法兑付,即日起,银豆网将停止运营。”当时银豆网累计待还金额43.3亿元,待收出借人23464人。警方随后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李永刚等人发布红色通缉令,当年9月27日,李永刚被从境外劝返并逮捕。

2019年1月3日,李永刚、王鹏程等人涉嫌集资诈骗罪一案,已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报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有投资者追踪发现,银豆网自融的大量资金流入正在冲刺香港上市的浙江亿邦,且有几笔是通过私人账户转账。有银豆网投资者称,2017年12月-2018年2月期间,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之妻崔宏伟共计向浙江亿邦转入5.249亿元;而在2018年3月至4月期间,浙江亿邦又向崔宏伟转出合计3.8亿元。不仅如此,银豆网财务朱晓琳也出现在浙江亿邦的投资人名单中。浙江亿邦相关负责人接待投资者时称,其中3.8亿元是退回去的,剩余部分属于购置设备款,是正常合同款。

值得关注的是,众应互联在回复深交所2018年半年报问询函时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预付浙江亿邦余额为1亿元,代理采购合同总额4.54亿元,累计预付3.8亿元,已结算3.8亿元――在浙江亿邦退回3.8亿元前后,彩量科技与浙江亿邦之间的代理采购合同结算金额恰好为3.8亿元。

浙江亿邦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公司来自区块链业务产生的收益为9.25亿元,其中“CuiHongwei”以12.1%的销售额占比位列当年第一大客户(约为1.12亿元);2018年上半年,浙江亿邦来自区块链业务产生的收益为21.24亿元,其中彩量科技以17.7%的销售额占比位列当年第一大客户(约为3.76亿元)。

彩量科技代理律师提供的录音显示,谷红亮表示:“我给你打的款,你把货发给了胡亮,因为你认为胡亮是替李永刚收的。”章昊回应:“对。”谷红亮又说:“假如你们认为当时替李永刚收了这些货的话,那应该是李永刚欠你们的,这个没错吧?”章昊再次回应:“嗯,是。”

“彩量科技没收到货也是非常清楚的,只是彩量配合亿邦盖了这些章,所以现在亿邦就找彩量背锅。”彩量科技代理律师称,本案的真实交易,其实是李永刚先找到浙江亿邦去买矿机,浙江亿邦将李永刚团队引荐给谷红亮,要谷红亮通过彩量科技帮李永刚做代采购。而后来李永刚被抓,成了本次交易的转折点。

彩量科技代理律师称:“因为他们发现从李永刚这里拿不到钱了,就开始想办法让彩量去承担支付货款的责任。”

浙江亿邦代理律师则回应称,在双方的交易过程中,浙江亿邦一直认为胡亮、赵俊杰是彩量科技的员工和代理人,“因此这两个人能代表彩量科技与浙江亿邦交易,他们确认的结果也应该归属于彩量科技。”

不过蹊跷的是,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12月20日联系到赵俊杰时,他称自己并未接到货物,“从来都没有接过,我这边一台机器都没接过”。

12月23日下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杭州钱江国际广场26楼探访,这里正是浙江亿邦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称整个26楼共有几十名工作人员,但相关领导都不在单位,因此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拨打了本次交易直接负责人章昊的电话,他表示自己正在出差,相关事宜以公司声明为准,“对于银豆网,我们这边能公开的都披露过了”。随后章昊挂断了电话。记者随后与浙江亿邦副总裁汪红勇取得联系,就银豆网及崔宏伟采购事宜进行采访,汪红勇回应称,“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处理完了,我记不太清楚了”。

12月26日,记者与彩量科技取得联系,工作人员请示领导后回应:“看公告就好了。”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